nba现场直播 – 专访“坏小子”阿伦:不做好好先生 在场上没朋友

(文/体育前方特派员 刘孟阳)

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市的一片叫做杜恩斯公园(Dunes Park)的街头球场内,nba现场直播 常年有不少热爱篮球的孩子在那里聚集,而多数时候年纪较小的他们只能坐在场边等候微乎其微的上场机会。nba现场直播

十几年前,我眼前这位刚刚在一场NBA夏季联赛中砍下17分7篮板全面数据的爵士首轮新秀,格雷森-阿伦,也是这些孩子当中的一个。

“那时的我只是想上场打球,而当我走上场,人们都会给我上动作,对我各种抓挠,如果我退缩的话,我就再也无法上场了……”格雷森-阿伦对我说道。

我在场上没有朋友

2016年2月杜克主场对阵佛罗里达州大比赛的最后时刻,杜克已经领先十几分胜券在握,原本杜克队员计划把球控制到哨响就可以稳稳拿到这场胜利了。

然而就在这最后几秒钟里,出事了。

还剩四秒钟时,佛罗里达州大队员坚持逼抢终于成功了,此时原本盯防格雷森-阿伦的佛州大球员泽维尔-莱恩-梅耶斯一个转身准备启动投入快攻,希望能在卡梅隆体育馆(杜克大学主场)数千名蓝魔面前挽回一些输球的颜面。但他刚从阿伦身后迈出充满力量的一大步之后便一个趔趄摔倒了,然后裁判从两人身后响哨,吹罚了阿伦犯规。

这一瞬间在当时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冲突,阿伦和梅耶斯既没有再发生口角也没有其他过多的肢体接触,但是赛后这一段录像的慢动作却登上了电视、网络、新闻的头版。

视频中,阿伦在梅耶斯从他身后启动的那一刻向后伸出了左脚,绊倒了对手。

之后的大学生涯里,阿伦再也没有和“下脚绊”(Tripping)这个单词脱开过关系,关于他打球脏、动作大的新闻和视频合集都成为了网上点击率颇高的页面,甚至在没有那么多NCAA球迷的中国,格雷森-阿伦这个名字也在选秀夜之前就被人们所熟知了,铺天盖地的批评质疑甚至谩骂也一直跟随着他。

“我只是想在场上的那48分钟内,拼命争胜。”在专访中,阿伦表情轻松地对我说,但直面这些批评,承担自己犯过的错误,阿伦花了一番功夫。

在大四赛季成为球队杜克大学唯一的队长后,格雷森-阿伦在一次采访中直面了自己的心魔:“我知道篮球世界一半的球迷都认为我是个易怒、肮脏、难以控制情绪、自大、自私的家伙。”

“对我来说场上是没有朋友的。哪怕是我和我杜克大学的好友贾斯蒂斯-温斯洛(热火队前锋)或其他杜克队友交手,我一样会凶狠防守,不留情面。比赛结束后,我们会一起笑一起击掌拥抱。但在场上,我们就是敌人,没人是我的朋友。”

拿出最狠的一面,活下去

阿伦成长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从小就有自己的院子、自己的篮球筐。“小时候我会降下篮球架的高度,拿着一个小号篮球,在那里模仿我喜欢的球员的动作,一练就是几个小时。”阿伦说道。

那时他模仿的对象,是以稳重和儒雅著称的德维恩-韦德和马努-吉诺比利。“在我小时候,我看了很多他们两个人的比赛,头脑里过着他们的动作,然后拿着球想象着自己正在打NBA。”

但自己家的篮筐永远不会是篮球少年们心仪的场地,有对手、有比赛打的地方才是他们最爱去的地方,而家住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东边的格雷森-阿伦,小时候的战场就是离家走路几分钟就能到的杜恩斯公园。

承载阿伦童年的公园

“我每次去这个公园都想上场打球,一直呆在场上,但你知道,如果别人不愿意挑你和他们一队,或者你总是输球,那么你就得来到场边并且等很久都没机会再上场。”阿伦回忆道。

“面对对手的各种动作,各种肘击、抓挠,我对自己说:‘我需要强硬,我需要和他们来真的,我需要证明自己。’这教会了我永远不要退缩示弱,要展现自己最狠的一面,在激烈的赛场上生存下去。”

“因为我爱篮球,我想留在场上。”阿伦说道。

永生难忘的夺冠之夜

留在场上,这是每一个热爱篮球的人心中的愿望,但经过了高中入选麦当劳全明星赛的辉煌后,来到杜克大学的格雷森-阿伦在离开杜恩斯公园后又一次需要为了这个简单的心愿而努力了。大一赛季的阿伦在常规赛中几乎没有获得什么表现机会,队中坐镇泰尔斯-琼斯和奎因-库克两位如今的NBA球员,阿伦交出了场均4.2分的数据。

直到2015年4月6日NCAA锦标赛全国决赛的那个夜晚。

“那是一个疯狂的夜晚。”阿伦对我说道。

“我曾经好多次看过那场球的回放录像,但我真的已经记不清自己在场上做了什么,一切都是凭借本能,有一瞬间头脑其实是空白的。”

然而,关于那场比赛格雷森-阿伦已经记不清的种种细节,至今还深深地印在无数杜克球迷的脑海中。那一晚,他成为了杜克大学的制胜法宝。他从上半场被换上后第一次触球便一条龙上篮取分,全场8投5中高效砍下16分,在比赛最最胶着的阶段连续杀伤篮下,最终帮助杜克夺得了全国冠军。

“那真的是永生难忘的时刻,它真的是我大学生涯的跳板,让我在大二赛季开始脱颖而出,在场上拥有了自信。”今天站在NBA赛场上的阿伦,仍然会感谢那个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市的卢卡斯石油体育馆的夜晚,那个以空中飘满蓝色和白色的冠军彩带为结尾的夜晚。

不是“标准制造”,重要吗

这场全国决赛之后的格雷森-阿伦,在大二赛季完全找到了自己的节奏,在天赋满满的蓝魔阵营中成为了核心球员。但是,不论是他头脑发热犯下的错误,还是在场上激情四射的怒吼,都显得与蓝魔杜克素来的儒雅风格有些迥异。从当年的肖恩-巴蒂尔、JJ-雷迪克,到如今初入联盟的新人杰森-塔图姆、卢克-肯纳德,这些杜克的招牌球员都以他们在场上的冷静、沉稳而著称,而格雷森-阿伦显然并不属于这种风格。

“特点不一样。卢克-肯纳德像个冷门杀手,面无表情砍下三十分。”阿伦解释道,“我就喜欢充满竞争意味的情绪,老K教练告诉我可以好好利用它,在场上把它转化为领袖力,用它去震慑对手并点燃队友的激情。”

在这次拉斯维加斯夏季联赛的赛场上,阿伦登场的两场比赛中已经展现了他的领袖气质。在场上他一直是和队友沟通最多的一个,也是防守面积最大、补防次数最多的一个,而当比赛死球时,阿伦也会经常小跑到替补席旁,和教练进行短暂的交流,再回到场上拉住某位队友说上几句。

然而,只要播放他的集锦,场地永远有嘘声。

早在犹他站的夏季联赛中,阿伦在防守高顺位新秀、大学得分能力超强的“小库里”特雷-杨时,就因为一次缠住对方胳膊的犯规而再度陷入风口浪尖之中。而在这次拉斯维加斯站的首场比赛中,阿伦又和开拓者队的韦德-鲍德温发生了一些额外的肢体接触。

尽管,慢动作回放显示鲍德温用手推向了阿伦的面部,并被立刻驱逐出场。但在格雷森-阿伦站上罚球线时,那座不大的副场馆——考克斯体育馆(Cox Pavilion)中还是响起了一阵阵嘘声。

而阿伦则面无表情地命中了罚球。

“我会继续带着激烈的身体对抗上场打球。”谈到赛场外的嘘声和非议时,阿伦说道。“我并不在乎。”

结语

这位站在我面前的有着阳光般笑容的白人小伙,很难让人把他和网络上的各种批评和质疑联系在一起。在这场和爵士队工作人员约好的专访前,格雷森-阿伦已经在脚踝绑着冰袋,光着一只脚的情况下耐心地接受了美国各路媒体将近二十分钟的群访,但在和我的交谈中,仍然看不到他有哪怕一丝疲倦或不耐烦的情绪。

这让我不禁想到他在专访中说的一番话。

“我在杜克的时候从老K教练身上学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需要对每一件事情全力以赴,因为你决定去做了,所以不论你正在做什么,都需要尽力做到最好,因为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而篮球正是我最本职的工作。”阿伦说。因此他或许永远不会是球场上四十八分钟里的好好先生。

“我只会听教练的、队友的、或爵士队中任何一个成员的话,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而他们告诉我要继续这样在场上拼命,所以我当然会继续下去。”阿伦说道。

自动播放开关自动播放专访阿伦:场上没有朋友 不在乎别人说我“脏”

正在加载…

<>

    (文/体育前方特派员 刘孟阳)

    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市的一片叫做杜恩斯公园(Dunes Park)的街头球场内,常年有不少热爱篮球的孩子在那里聚集,而多数时候年纪较小的他们只能坐在场边等候微乎其微的上场机会。

    十几年前,我眼前这位刚刚在一场NBA夏季联赛中砍下17分7篮板全面数据的爵士首轮新秀,格雷森-阿伦,也是这些孩子当中的一个。

    “那时的我只是想上场打球,而当我走上场,人们都会给我上动作,对我各种抓挠,如果我退缩的话,我就再也无法上场了……”格雷森-阿伦对我说道。

    我在场上没有朋友

    2016年2月杜克主场对阵佛罗里达州大比赛的最后时刻,杜克已经领先十几分胜券在握,原本杜克队员计划把球控制到哨响就可以稳稳拿到这场胜利了。

    然而就在这最后几秒钟里,出事了。

    还剩四秒钟时,佛罗里达州大队员坚持逼抢终于成功了,此时原本盯防格雷森-阿伦的佛州大球员泽维尔-莱恩-梅耶斯一个转身准备启动投入快攻,希望能在卡梅隆体育馆(杜克大学主场)数千名蓝魔面前挽回一些输球的颜面。但他刚从阿伦身后迈出充满力量的一大步之后便一个趔趄摔倒了,然后裁判从两人身后响哨,吹罚了阿伦犯规。

    这一瞬间在当时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冲突,阿伦和梅耶斯既没有再发生口角也没有其他过多的肢体接触,但是赛后这一段录像的慢动作却登上了电视、网络、新闻的头版。

    视频中,阿伦在梅耶斯从他身后启动的那一刻向后伸出了左脚,绊倒了对手。

    之后的大学生涯里,阿伦再也没有和“下脚绊”(Tripping)这个单词脱开过关系,关于他打球脏、动作大的新闻和视频合集都成为了网上点击率颇高的页面,甚至在没有那么多NCAA球迷的中国,格雷森-阿伦这个名字也在选秀夜之前就被人们所熟知了,铺天盖地的批评质疑甚至谩骂也一直跟随着他。

    “我只是想在场上的那48分钟内,拼命争胜。”在专访中,阿伦表情轻松地对我说,但直面这些批评,承担自己犯过的错误,阿伦花了一番功夫。

    在大四赛季成为球队杜克大学唯一的队长后,格雷森-阿伦在一次采访中直面了自己的心魔:“我知道篮球世界一半的球迷都认为我是个易怒、肮脏、难以控制情绪、自大、自私的家伙。”

    “对我来说场上是没有朋友的。哪怕是我和我杜克大学的好友贾斯蒂斯-温斯洛(热火队前锋)或其他杜克队友交手,我一样会凶狠防守,不留情面。比赛结束后,我们会一起笑一起击掌拥抱。但在场上,我们就是敌人,没人是我的朋友。”

    拿出最狠的一面,活下去

    阿伦成长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从小就有自己的院子、自己的篮球筐。“小时候我会降下篮球架的高度,拿着一个小号篮球,在那里模仿我喜欢的球员的动作,一练就是几个小时。”阿伦说道。

    那时他模仿的对象,是以稳重和儒雅著称的德维恩-韦德和马努-吉诺比利。“在我小时候,我看了很多他们两个人的比赛,头脑里过着他们的动作,然后拿着球想象着自己正在打NBA。”

    但自己家的篮筐永远不会是篮球少年们心仪的场地,有对手、有比赛打的地方才是他们最爱去的地方,而家住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东边的格雷森-阿伦,小时候的战场就是离家走路几分钟就能到的杜恩斯公园。

    承载阿伦童年的公园

    “我每次去这个公园都想上场打球,一直呆在场上,但你知道,如果别人不愿意挑你和他们一队,或者你总是输球,那么你就得来到场边并且等很久都没机会再上场。”阿伦回忆道。

    “面对对手的各种动作,各种肘击、抓挠,我对自己说:‘我需要强硬,我需要和他们来真的,我需要证明自己。’这教会了我永远不要退缩示弱,要展现自己最狠的一面,在激烈的赛场上生存下去。”

    “因为我爱篮球,我想留在场上。”阿伦说道。

    永生难忘的夺冠之夜

    留在场上,这是每一个热爱篮球的人心中的愿望,但经过了高中入选麦当劳全明星赛的辉煌后,来到杜克大学的格雷森-阿伦在离开杜恩斯公园后又一次需要为了这个简单的心愿而努力了。大一赛季的阿伦在常规赛中几乎没有获得什么表现机会,队中坐镇泰尔斯-琼斯和奎因-库克两位如今的NBA球员,阿伦交出了场均4.2分的数据。

    直到2015年4月6日NCAA锦标赛全国决赛的那个夜晚。

    “那是一个疯狂的夜晚。”阿伦对我说道。

    “我曾经好多次看过那场球的回放录像,但我真的已经记不清自己在场上做了什么,一切都是凭借本能,有一瞬间头脑其实是空白的。”

    然而,关于那场比赛格雷森-阿伦已经记不清的种种细节,至今还深深地印在无数杜克球迷的脑海中。那一晚,他成为了杜克大学的制胜法宝。他从上半场被换上后第一次触球便一条龙上篮取分,全场8投5中高效砍下16分,在比赛最最胶着的阶段连续杀伤篮下,最终帮助杜克夺得了全国冠军。

    “那真的是永生难忘的时刻,它真的是我大学生涯的跳板,让我在大二赛季开始脱颖而出,在场上拥有了自信。”今天站在NBA赛场上的阿伦,仍然会感谢那个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市的卢卡斯石油体育馆的夜晚,那个以空中飘满蓝色和白色的冠军彩带为结尾的夜晚。

    不是“标准制造”,重要吗

    这场全国决赛之后的格雷森-阿伦,在大二赛季完全找到了自己的节奏,在天赋满满的蓝魔阵营中成为了核心球员。但是,不论是他头脑发热犯下的错误,还是在场上激情四射的怒吼,都显得与蓝魔杜克素来的儒雅风格有些迥异。从当年的肖恩-巴蒂尔、JJ-雷迪克,到如今初入联盟的新人杰森-塔图姆、卢克-肯纳德,这些杜克的招牌球员都以他们在场上的冷静、沉稳而著称,而格雷森-阿伦显然并不属于这种风格。

    “特点不一样。卢克-肯纳德像个冷门杀手,面无表情砍下三十分。”阿伦解释道,“我就喜欢充满竞争意味的情绪,老K教练告诉我可以好好利用它,在场上把它转化为领袖力,用它去震慑对手并点燃队友的激情。”

    在这次拉斯维加斯夏季联赛的赛场上,阿伦登场的两场比赛中已经展现了他的领袖气质。在场上他一直是和队友沟通最多的一个,也是防守面积最大、补防次数最多的一个,而当比赛死球时,阿伦也会经常小跑到替补席旁,和教练进行短暂的交流,再回到场上拉住某位队友说上几句。

    然而,只要播放他的集锦,场地永远有嘘声。

    早在犹他站的夏季联赛中,阿伦在防守高顺位新秀、大学得分能力超强的“小库里”特雷-杨时,就因为一次缠住对方胳膊的犯规而再度陷入风口浪尖之中。而在这次拉斯维加斯站的首场比赛中,阿伦又和开拓者队的韦德-鲍德温发生了一些额外的肢体接触。

    尽管,慢动作回放显示鲍德温用手推向了阿伦的面部,并被立刻驱逐出场。但在格雷森-阿伦站上罚球线时,那座不大的副场馆——考克斯体育馆(Cox Pavilion)中还是响起了一阵阵嘘声。

    而阿伦则面无表情地命中了罚球。

    “我会继续带着激烈的身体对抗上场打球。”谈到赛场外的嘘声和非议时,阿伦说道。“我并不在乎。”

    结语

    这位站在我面前的有着阳光般笑容的白人小伙,很难让人把他和网络上的各种批评和质疑联系在一起。在这场和爵士队工作人员约好的专访前,格雷森-阿伦已经在脚踝绑着冰袋,光着一只脚的情况下耐心地接受了美国各路媒体将近二十分钟的群访,但在和我的交谈中,仍然看不到他有哪怕一丝疲倦或不耐烦的情绪。

    这让我不禁想到他在专访中说的一番话。

    “我在杜克的时候从老K教练身上学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需要对每一件事情全力以赴,因为你决定去做了,所以不论你正在做什么,都需要尽力做到最好,因为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而篮球正是我最本职的工作。”阿伦说。因此他或许永远不会是球场上四十八分钟里的好好先生。

    “我只会听教练的、队友的、或爵士队中任何一个成员的话,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而他们告诉我要继续这样在场上拼命,所以我当然会继续下去。”阿伦说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