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各种嘿 – 直击火箭-卡皇的眼泪,塔克的长叹,哈登的黯然离场

体育讯,足球各种嘿 北京时间5月29日

就在第七战开始前,丰田中心放弃了Aerosmith乐队的经典曲目《Dream on》,

“Yougot to lose to know how to win (成功前你需要尝试失败) ”

“All these feelings come back to you (所有这些感觉都萦绕你的心头)”

“Sing with me, sing for theyears (和我一起唱,为岁月歌唱)”

Sing for the laughter and sing for the tear (为欢乐而唱,为悲伤而唱)”

“Sing withme, if it’s just for today (和我一起歌唱,哪怕只有今天)”

“Maybe tomorrow,the good lord will take you away (也许明天,老天就不会再给你这个机会)”

休斯敦时间5月24日G5 保罗受伤

保罗痛苦地倒在了勇士的半场,弹框而出的球被勇士拿到,迅速推进想打一个转换进攻。足球各种嘿 躺在前场的保罗奋力爬起来,试图回防,但是他已经无法移动,只能目送库克出手……

也许在那个回合之后,火箭的命运已经被写下。

保罗一瘸一拐地走回更衣室,接受紧急治疗直到凌晨。队友和队医乐观的态度,加上他自己也说:“我没事,我会打第六场”,让休斯敦人看到了这个赛季总冠军的希望,那天晚上之后,他们只需要再赢下一场,就能在23年后第一次进军总决赛,并有很大的机会拿下奥拉朱旺时代后第一个总冠军。

但总是事与愿违,第二天的训练前,火箭给出伤病报告,保罗将因为腿筋拉伤缺阵第六场。

保罗缺阵,火箭像瘸了一条腿,打了半场好球后在勇士主场被一波流带走,3-3,双方回到了同一起跑线。

但如果保罗这个名人堂后卫不在,双方真的是同一起跑线么?

休斯敦时间5月28日 赛前

双方经过六场你来我往已经打出了手中所有的牌——勇士要转换进攻,想跳出单打圈打出自己的体系,而火箭则要用换防切割勇士的体系,进攻端靠双核挡拆后针对性单打去杀伤勇士。

双方都已经没有后招,也无需变招。

所以赛前的最关键的,就是保罗能不能上场。

八点钟开始的球赛,媒体五点就早早赶到了丰田中心,赛前最重要的新闻,就是保罗的身体状况如何,能不能出战。

而火箭却刻意营造出一种神秘感,从上到下,从更衣室里到更衣室外,所有知情人员一律守口如瓶,连保罗做完治疗后离开更衣室,都需要贴身保镖先确保没有媒体等候。

甚至连火箭公关肖恩每个主场比赛前三个小时必发的伤病名单也不见踪影——Woj不知道保罗会不会出战,马克-斯皮尔斯也打听不到消息,“保罗正在竭尽全力”,“我们祈祷他能打。”不管是联盟人脉最广的大记者们也好,还是ESPN或者休斯敦纪事报随队记者也好,向来神通广大的他们,都无法从火箭更衣室里撬出一点风声。

甚至还闹出了乌龙,德州女议员谢拉-杰克逊-李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发推,“我很高兴保罗能在今晚第七场生死战上场,火箭加油。”

媒体们只好都围在丰田中心的入口,等待保罗的“王者归来”。

阿里扎过去了,杰拉德-格林过去了,安德森、戈登都过去了,勇士两辆大巴载着的所有球员过去了,仍然没有保罗的踪影。

直到6点15的赛前发布会。

“是的,他不会打。”德安东尼说,笑容里面写满无奈。

“我不知道他究竟恢复了多少,但所有人的结论都是——他根本没法出场……他失去了他的爆发力,也没法加速。”

随后才知道,保罗的伤病是二级拉伤,也就是有部分撕裂——这种伤病一般需要三到六周的恢复时间。

4天,怎么可能?

休斯敦时间5月28日,赛中

和去年第六场生死战不同,火箭在拼命。

卡佩拉和塔克一次次争抢,戈登一次次扛炸药包杀进内线,哈登虽然手感欠佳,但是砍分也毫不手软。

和第六场一样,火箭靠一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拼劲抢下了开局,在上半场拿到了两位数的领先优势。

但是也和第六场一样,在几个争议判罚之后,火箭在攻防两端一泻千里。勇士的“移动长城”掩护给了库里底角空位三分的机会,从那以后,勇士一发不可收拾。

失去了保罗的火箭,像是失去了发动机,没法再控制比赛的节奏。

“这就是保罗的作用,”德安东尼说,“当对手打出一个高潮后,他会用一记三分回应,对手再打出一波,他又会用其他方式帮助球队止血。球队需要那些势头,需要那些防守,而他缺阵的两场比赛,我们失去了这些。”

于是第三节,15-33。火箭被勇士一波流反超,勇士再没有回头。

5月28日,赛后

一切都结束了。

这一年发生在休斯敦的辉煌——65胜的队史最佳,联盟第一,哈登的60+三双……

这一年发生在休斯敦的遗憾——西决第七场。

这一切都结束了。

卡佩拉在回更衣室的途中便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在这个夏天会成为限制自由球员——虽然火箭再三强调会把他作为核心一员留在休斯敦,但是自由市场这东西,谁又说得清呢?他热爱这个耐心等他成长的球队,热爱休斯敦这座城市,也热爱大洋彼岸无条件支持他的中国球迷……

“我很悲伤。”卡佩拉说。

阿里扎从旁边走过,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戈登脱下了自己的上衣,赤裸的后背是一次次杀进禁区被挠开的一道道血印。德安东尼坐在格林挂着复古球衣的衣柜上,安慰瘫倒在座椅上的格林和塔克。

“太让人伤心了,我曾梦想这个时刻,但是我觉得我让自己和这座城市失望了,我觉得我让所有人失望了,真的很难受。”格林说。

而塔克,硬汉如他,更难忍受功亏一篑。德帅不停地想逗他开心,可是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感知,偌大的身躯滑进了椅背里,双脚搭在自己已经整理好的衣柜上,仰着头,似乎不想让愤恨的眼泪滑落钢铁男儿的脸颊,实在忍不住,只好长叹一声。

安慰完塔克,德帅又把阿里扎拉到一旁安慰,随后是戈登……

安德森特地走到卡佩拉身边,搂住了他的肩膀,跟他耳语,不知是不是临别的赠言——火箭这个夏天第一大要务,就是把他两年还剩4000万的合同处理掉。

哈登一个人出现在了发布会现场,“我们只打了半场好球,两场比赛都是半场好球。”

“他们有四个全明星,这当然帮到了他们。他们有自己的体系,有合适的球员,而且他们打出了执行力。”

当媒体问哈登:“如果保罗在会怎样。”

哈登嘴硬,“我们都没想过,我们今天有机会在没有保罗的情况下赢下来,他是我们能走到今天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我们错过了这两场机会。”

发布会结束后,哈登和友人径直离开了丰田中心,没有再回更衣室,没有沮丧,也没有愤怒,面无表情。

他当然想念保罗,他比球队任何人都希望保罗能在场上,没有保罗,和去年惨败给马刺的那支火箭,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就像Pink Floyd 《Wish you were here》唱的那样,

“How I wish, how I wish you were here. (我是多么希望你此刻在我身边)”

“We’re just two lost souls swimming in the fish bowl. (我们就像困住鱼缸中两个失落的灵魂)”

“year after year, Running over the same old ground. (年复一年,重复犯同样的错误)”

“我多希望你在这。”

后记

虽然这个赛季已经戛然而止,但这支火箭活生生地用自己的努力在勇士建立起的王宫撬开了一道裂缝,他们和成功,也许就差一个健康的保罗。

“Dream on, dream on (去追逐梦想吧,勇敢去追逐)”

“Dream until your dream come true(直到你实现梦想,不然不要放下追逐的脚步)”

(体育驻休斯敦特派员 傅予/文)

自动播放开关自动播放【集锦】勇士101-92火箭 三巨头疯砍80分勇士逆转进军总决赛

正在加载…

<>

    体育讯,北京时间5月29日

    就在第七战开始前,丰田中心放弃了Aerosmith乐队的经典曲目《Dream on》,

    “Yougot to lose to know how to win (成功前你需要尝试失败) ”

    “All these feelings come back to you (所有这些感觉都萦绕你的心头)”

    “Sing with me, sing for theyears (和我一起唱,为岁月歌唱)”

    Sing for the laughter and sing for the tear (为欢乐而唱,为悲伤而唱)”

    “Sing withme, if it’s just for today (和我一起歌唱,哪怕只有今天)”

    “Maybe tomorrow,the good lord will take you away (也许明天,老天就不会再给你这个机会)”

    休斯敦时间5月24日G5 保罗受伤

    保罗痛苦地倒在了勇士的半场,弹框而出的球被勇士拿到,迅速推进想打一个转换进攻。躺在前场的保罗奋力爬起来,试图回防,但是他已经无法移动,只能目送库克出手……

    也许在那个回合之后,火箭的命运已经被写下。

    保罗一瘸一拐地走回更衣室,接受紧急治疗直到凌晨。队友和队医乐观的态度,加上他自己也说:“我没事,我会打第六场”,让休斯敦人看到了这个赛季总冠军的希望,那天晚上之后,他们只需要再赢下一场,就能在23年后第一次进军总决赛,并有很大的机会拿下奥拉朱旺时代后第一个总冠军。

    但总是事与愿违,第二天的训练前,火箭给出伤病报告,保罗将因为腿筋拉伤缺阵第六场。

    保罗缺阵,火箭像瘸了一条腿,打了半场好球后在勇士主场被一波流带走,3-3,双方回到了同一起跑线。

    但如果保罗这个名人堂后卫不在,双方真的是同一起跑线么?

    休斯敦时间5月28日 赛前

    双方经过六场你来我往已经打出了手中所有的牌——勇士要转换进攻,想跳出单打圈打出自己的体系,而火箭则要用换防切割勇士的体系,进攻端靠双核挡拆后针对性单打去杀伤勇士。

    双方都已经没有后招,也无需变招。

    所以赛前的最关键的,就是保罗能不能上场。

    八点钟开始的球赛,媒体五点就早早赶到了丰田中心,赛前最重要的新闻,就是保罗的身体状况如何,能不能出战。

    而火箭却刻意营造出一种神秘感,从上到下,从更衣室里到更衣室外,所有知情人员一律守口如瓶,连保罗做完治疗后离开更衣室,都需要贴身保镖先确保没有媒体等候。

    甚至连火箭公关肖恩每个主场比赛前三个小时必发的伤病名单也不见踪影——Woj不知道保罗会不会出战,马克-斯皮尔斯也打听不到消息,“保罗正在竭尽全力”,“我们祈祷他能打。”不管是联盟人脉最广的大记者们也好,还是ESPN或者休斯敦纪事报随队记者也好,向来神通广大的他们,都无法从火箭更衣室里撬出一点风声。

    甚至还闹出了乌龙,德州女议员谢拉-杰克逊-李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发推,“我很高兴保罗能在今晚第七场生死战上场,火箭加油。”

    媒体们只好都围在丰田中心的入口,等待保罗的“王者归来”。

    阿里扎过去了,杰拉德-格林过去了,安德森、戈登都过去了,勇士两辆大巴载着的所有球员过去了,仍然没有保罗的踪影。

    直到6点15的赛前发布会。

    “是的,他不会打。”德安东尼说,笑容里面写满无奈。

    “我不知道他究竟恢复了多少,但所有人的结论都是——他根本没法出场……他失去了他的爆发力,也没法加速。”

    随后才知道,保罗的伤病是二级拉伤,也就是有部分撕裂——这种伤病一般需要三到六周的恢复时间。

    4天,怎么可能?

    休斯敦时间5月28日,赛中

    和去年第六场生死战不同,火箭在拼命。

    卡佩拉和塔克一次次争抢,戈登一次次扛炸药包杀进内线,哈登虽然手感欠佳,但是砍分也毫不手软。

    和第六场一样,火箭靠一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拼劲抢下了开局,在上半场拿到了两位数的领先优势。

    但是也和第六场一样,在几个争议判罚之后,火箭在攻防两端一泻千里。勇士的“移动长城”掩护给了库里底角空位三分的机会,从那以后,勇士一发不可收拾。

    失去了保罗的火箭,像是失去了发动机,没法再控制比赛的节奏。

    “这就是保罗的作用,”德安东尼说,“当对手打出一个高潮后,他会用一记三分回应,对手再打出一波,他又会用其他方式帮助球队止血。球队需要那些势头,需要那些防守,而他缺阵的两场比赛,我们失去了这些。”

    于是第三节,15-33。火箭被勇士一波流反超,勇士再没有回头。

    5月28日,赛后

    一切都结束了。

    这一年发生在休斯敦的辉煌——65胜的队史最佳,联盟第一,哈登的60+三双……

    这一年发生在休斯敦的遗憾——西决第七场。

    这一切都结束了。

    卡佩拉在回更衣室的途中便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在这个夏天会成为限制自由球员——虽然火箭再三强调会把他作为核心一员留在休斯敦,但是自由市场这东西,谁又说得清呢?他热爱这个耐心等他成长的球队,热爱休斯敦这座城市,也热爱大洋彼岸无条件支持他的中国球迷……

    “我很悲伤。”卡佩拉说。

    阿里扎从旁边走过,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戈登脱下了自己的上衣,赤裸的后背是一次次杀进禁区被挠开的一道道血印。德安东尼坐在格林挂着复古球衣的衣柜上,安慰瘫倒在座椅上的格林和塔克。

    “太让人伤心了,我曾梦想这个时刻,但是我觉得我让自己和这座城市失望了,我觉得我让所有人失望了,真的很难受。”格林说。

    而塔克,硬汉如他,更难忍受功亏一篑。德帅不停地想逗他开心,可是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感知,偌大的身躯滑进了椅背里,双脚搭在自己已经整理好的衣柜上,仰着头,似乎不想让愤恨的眼泪滑落钢铁男儿的脸颊,实在忍不住,只好长叹一声。

    安慰完塔克,德帅又把阿里扎拉到一旁安慰,随后是戈登……

    安德森特地走到卡佩拉身边,搂住了他的肩膀,跟他耳语,不知是不是临别的赠言——火箭这个夏天第一大要务,就是把他两年还剩4000万的合同处理掉。

    哈登一个人出现在了发布会现场,“我们只打了半场好球,两场比赛都是半场好球。”

    “他们有四个全明星,这当然帮到了他们。他们有自己的体系,有合适的球员,而且他们打出了执行力。”

    当媒体问哈登:“如果保罗在会怎样。”

    哈登嘴硬,“我们都没想过,我们今天有机会在没有保罗的情况下赢下来,他是我们能走到今天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我们错过了这两场机会。”

    发布会结束后,哈登和友人径直离开了丰田中心,没有再回更衣室,没有沮丧,也没有愤怒,面无表情。

    他当然想念保罗,他比球队任何人都希望保罗能在场上,没有保罗,和去年惨败给马刺的那支火箭,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就像Pink Floyd 《Wish you were here》唱的那样,

    “How I wish, how I wish you were here. (我是多么希望你此刻在我身边)”

    “We’re just two lost souls swimming in the fish bowl. (我们就像困住鱼缸中两个失落的灵魂)”

    “year after year, Running over the same old ground. (年复一年,重复犯同样的错误)”

    “我多希望你在这。”

    后记

    虽然这个赛季已经戛然而止,但这支火箭活生生地用自己的努力在勇士建立起的王宫撬开了一道裂缝,他们和成功,也许就差一个健康的保罗。

    “Dream on, dream on (去追逐梦想吧,勇敢去追逐)”

    “Dream until your dream come true(直到你实现梦想,不然不要放下追逐的脚步)”

    (体育驻休斯敦特派员 傅予/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